卡咔坐标馆

锦瑟

今天翻看19岁的日记,看到这样一段:

“当对方没有征召地说出一句你隐秘的自度的时候,是会感觉诧异然后深刻感动的。我想我有被看穿的渴求,好像赤裸着站在这个人面前,羞耻但是兴奋。浑身每一根血脉的走向,真假之间层叠的计算,以及各种面目的自己,都被了如指掌,然后我才能得到自由。

我要的自由就是彻底的了解。”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