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咔坐标馆

锦瑟

好厌恶这样的自己
一副乖孩子的嘴脸
像个布偶

满腔千丝万缕的棉
没有出口

谁家的灶头烟火

这个破碎的异乡
风雨透骨
总是令人想要腐烂 ​​​

迈泰

终于

一个接一个的每晚
一场接一场的雨夜

浅痕是更刺眼的指环

躲在云下面
躲在树冠间
躲不掉眨眼的瞬间
画面突如其来

湿润清冷
却不干净

处处肮脏
也处处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