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咔坐标馆

锦瑟

每个路口看起来都熟悉的一模一样
然而都不是那里

遗留的雨迹
把霓虹灯牌块块切割

你想要什么?
你能得到什么?

昆汀那种
孩子般直接而烂漫的残暴血腥
和一种隐约的永远的
总来自当时相较自以为更成熟一方轻微的傲慢
导致热血或西部沙石或场景点射成一簇簇烟火

好吧
我得承认我永远都会憧憬
高中时比划骑马舞然后轻松哼着姜戈的少年
记得某一刻
他有一个藏不住的眼神
也许是
因为暴力觉得过瘾
也许是
懂得为所望而勇敢

Red velvet cheese cake
Bloody sweety

旦夕岁月长,烟火遮茶香。
玩闹度余生,相携添发霜。


弦钉断了

一个习惯了的习惯
一个妄想过的妄想

然后习惯终于毁灭
风烟狼藉留下虚无的羞耻

妄想喝着像养乐多
没营养又发胖会腻才好喝

记一场久违然后疼到抽筋的瑜伽